军事科学院某部上士李鹏火场救人备受赞誉_光明

地下九十米,守卫万家灯火 ——探访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下的“龙宫哨位” 向下、向下、再向下……隆冬时节,顶着寒风小雪,记者来到守护“万里黄河第一坝”——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的武警河南总队洛阳支队某中队,跟着中队指导员姜国强中午查哨的脚步,探访地表90米以下的“龙宫哨位”。 “每年拦截几十亿立方米洪水、年均发电51亿千瓦时、拦沙100亿吨……”一路上,姜国强对守卫目标的情况如数家珍。 我们乘着电梯直下,相当于下了30层楼,才到达位于黄河下方的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心脏”——地下发电机组区。 一出电梯,一股潮湿的风迎面扑来。隧道里的黄色灯光,让人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沿着隧道前行,记者终于见到了位于发电机组区门口的地下哨位。 哨位是仅有两三平米的玻璃岗亭。岗亭后,几十米高的厂房里矗立数台“巨无霸”式的水轮机组,明亮的灯光把这里照得如同白昼。 站哨单调重复,怕不怕寂寞枯燥?岗亭里,哨兵金泽瀚手握防暴枪,身姿挺拔。“我们把黄河‘举’在头顶,守卫万家灯火,这很光荣!”年仅18岁的战士很自豪。 目标区域内任何小问题都可能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一天,哨兵刘兵突然闻到一股烧焦味,有人开始向外疏散。刘兵则按照预案拉响警报,电话报告中队并密切注视着外部动向。 “你为什么不疏散?”有人问。“我是哨兵,坚守哨位是我的职责。”刘兵回答。 从地下厂房出来,我们顺着台阶向坝顶的哨位走去。352级台阶,近60度的陡坡,走一次感觉很新鲜,天天走绝对是一种考验。 “所有的哨位查下来,最少要走11公里。”姜国强说,中队从2006年底担负小浪底大坝守卫任务以来,一茬茬哨兵上哨、干部查哨,一会儿爬坡,一会儿钻山,日复一日,风雨无阻。 “接到情况通报,支队命令我中队应急班立即前往处置……”回到中队,姜国强突然下达模拟情况处置命令。应急班班长杨健迅速指挥全班人员按照预案领取装备器材紧急出发。 负责包片抓建中队的支队副政委杜建新告诉记者:“年前轮休,值班指挥员必须做到临事应变。突发情况的出现不分昼夜,必须保证随时待命。” 冬季的小浪底景区游人寥寥,但中队官兵值勤训练毫不含糊。每天面对各类人员车辆证件20多种,他们都能做到“一口清、一眼明、一看准”。他们经常采取辨认限距飞出的纸牌、飞舞旋转的号码等方式,练习在移动中迅速识别证件和号牌的功夫,决不让不明身份的人靠近目标、混入目标。 对于守卫小浪底的这群官兵来说,每天都是这样平凡而重复,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轰轰烈烈。夜色渐浓,山谷寂静,寒风凛冽,当时针指向凌晨,姜国强又一次走上了那条11公里长的查哨路…… [责编:丁玉冰]

新华社北京1月28日电 题:将校军官的最严“考试周” 王逸涛、罗金沐 连日来,百望山下的国防大学校园内“考”味十足,指挥员班的学员们经历了入学以来的最严“考试周”。 指挥员班是国防大学的高级培训班次,学员由来自全军部队的优秀军师职干部组成。根据现任岗位和任职需要,学员们被编入联合作战指挥、领导管理与指挥两个专业培训班次。 这几年,国防大学积极探索建立以“考能力、考创新”为主导的考试新模式。国防大学教育训练部部长郑云华说:“突出学员政治能力、战略能力、指挥能力、管理能力、创新能力和专业素养的综合考核,通过以考促教、以考促学,促进人才培养质量提升。” 设立“考试周”,对这些优秀的将校军官们实行毕业集中综合考试机制,在全军院校首开先河,也被称为国防大学最严考试。 “历时一周的毕业联合考核,主要采取毕业方案设计和现场答辩的方式组织,内容涵盖在校学习的所有课程,总分120分,毕业方案设计50分、现场答辩70分。”国防大学考评中心副主任王志闻说。 方案设计已提前布置,要求学员在业余时间内完成。考试前,来自校内外的数十名专家,对学员设计的方案评阅打分。 现场答辩是对学员在校所学的全面检验和综合考核。考核实行了标准、过程、结果公开:学员应考顺序和考场、考官所属考场均随机抽取;考场全程录音录像;每名考官的打分记录在案,评分现场公布…… 考试是检验学员学习成果的“试金石”。王志闻说,考核分优秀、良好、合格和不合格四个等级评定,“对于这些本身就是全军选拔出来的优秀军官来说,每个人都不敢放松”。 “不下苦功,不好好学,肯定不行。”联合作战学院一名队干部说,“想成为全优学员更是极为不易,这是综合能力的全面考验。” “这是近30年军旅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次大考,一定要学以致用,切实把学习成果转化为备战打仗的能力素质。”来自联合作战学院的一名学员走出考场后说。 近年来,国防大学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深入研究联合指挥人才培养规律,一批批联合作战指挥员在这里淬火砺剑后奔赴演兵场。 [责编:杨煜]

岁末年关,冰封的蓝色蒙古高原被浓浓的年味笼罩,赶集归来的人们满载着年货和喜悦,筹备着一年中最大的节日。人群中,一抹消防红异常醒目,森林消防队员们在向大家提醒着安全过大年的注意事项。这支守护草原绿色安宁的队伍,转制后担负起综合性消防救援任务,在火红的年关用坚守筑起了安全屏障。 对党忠诚续写优良传统 临近蒙古族传统新年白节,呼伦贝尔草原深处的伊敏苏木毕鲁图嘎查,燃烧干牛粪冒出的缕缕青烟在蒙古包上方随风飘散。“大娘,您就血压高了点,平时注意吃清淡点……”已经是中午1点多了,直到嘎查最后一名牧民满意地拿上药品回家,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队医郑丽直了直有些酸痛的腰杆。义诊活动从早上9点开始,她开了47个处方单,没有落下一个问诊的牧民。 赴汤蹈火保卫生态安全 伊敏苏木毕鲁图嘎查是该支队“边关千里行”下基层服务活动中多次到访的地方,快过年了,支队又安排服务队进嘎查,一同来的还有支队直属大队和鄂温克器大队20多名消防员,帮着牧民清扫积雪、加固羊圈、立起灯笼杆。在牧民眼中,“橄榄绿”变成了“火焰蓝”,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和贴心的温暖还是老样子。 不畏严寒不惧困苦敢于追梦 萨仁琪琪格老妈妈有个大家都知道的“宝贝”——一本记着支队指战员联系方式的电话簿。萨仁琪琪格已经70多岁了,常年自己一个人生活,还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他们就是我的亲人!”萨仁琪琪格动情地说道,“去年春天草原上着火,他们怕火烧了我的包,忙前忙后帮我搬家,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去灭火;那几年冬天闹白灾,他们赶来清道,帮我圈羊,给我送风湿药。”说着,她又轻轻摸了摸手中的电话本,在这个泛黄卷边的电话本上,有一长串名字,有不少队员早已经离开了这支队伍,但他们的名字却永远记在老人心里。 给人民群众更大的温暖和力量 “山无言,水无言,爱在青山绿水间……”正如歌词中所写,森林消防员常年战斗在人迹罕至的高山密林、守护着广袤无垠的草原大漠,从莽莽林海到沙漠戈壁,都留下了他们鏖战火魔、守卫绿色的足迹。今年67岁的吴老伯,是满归镇白马坎林场的一名退休林业工人。吴老伯从小生活在这个位于大兴安岭北端的小镇,林子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自打我记事儿起,大兴安岭这片林子的火年年有,如果没有这支队伍,林子也许早就烧没了,这烧的都是国家的资源,当地老百姓的命根子呀!”吴老伯指着绵延的大兴安岭山脉,深情地说:“着起了火,哪次不是森林消防员冲在最前面?!但是上山打火可苦了,吃不好、睡不香、瞎虻叮、蚊子咬,搞不好还可能被要命的草爬子叮。都是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父母眼中的宝贝疙瘩,谁不心疼?”吴老伯见证着岭上的春去秋来,也见证着森林消防队伍转型变革。“感觉除了这身衣服变了,其他的也没啥变化,还是每天训练、站岗、出任务。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只要一个电话,几分钟就能到。逢年过节还像以前一样来帮我劈柈子,就像我自己孩子一样的。”吴老伯的笑容里满是幸福。 月出东山,清辉洒在静谧的通辽市大青沟景区,驻守在这里的科左后旗森林消防指战员刚刚入睡。“嘟-嘟-嘟”,刺耳的哨音划破夜空,将小伙子们从睡梦中拉起来。“接到上级命令,旗人民医院核磁设备出现故障引发火灾,我中队立即出动协助扑灭火灾,营救被困医护人员和患者……”指导员郭杨明确任务后,中队30余名指战员迅速换装登车,仅用了11分钟就到达了事故现场,与驻地消防中队一同开展救援。“多亏了消防队员,要不然我们医院损失就大了,还可能会危及医护人员生命。”科左后旗人民医院的一名值班医生在大火扑灭后握着郭指导员的手感谢道。“我们这的老百姓都知道他们,以前是当兵的,最近改革脱了军装,但还是我们的子弟兵,我要为他们点赞”。一名医院患者对这支队伍充满着感情。 从祖国的“生态圈”到百姓的“生活圈”,这支队伍始终用赴汤蹈火的信念践行着竭诚为民的誓言。在被誉为“绿色孤岛”的奇乾中队,这里常年不通电、不通邮,这里的消防员流行着一句话:“因为有了我,大山不寂寞”。正是有这样一群守着边关冷月的忠诚卫士们负重前行,才有了繁华世界中的岁月静好。临近春节,奇乾中队营区中挂起了火红的灯笼、张贴上了火红的春联、传来了消防员们欢快的笑声……为万籁俱寂的大山密林妆点着别样的安宁与祥和。[责编:曾震宇]

新华社成都1月28日电军事科学院某部营区近日迎来一对特殊的客人,他们向上士李鹏赠送了写有“奋不顾身舍己救人”字样的锦旗。原来,这对特殊的客人就是17日晚驻地火灾中被救老人滕彩远的子女,他们几经寻找,终于找到了火场救人英雄李鹏,表达感谢之情。 李鹏接受赠锦旗。李建楠 摄 17日18时10分许,李鹏轮休回家接爱人时,在一处居民楼听到了接连不断的求救声。 循声望去,滚滚浓烟正从这栋居民楼里向外冒。夜幕下,四处乱窜的火苗格外显眼。李鹏跑向围观人群后得知:居民楼一楼着火,楼上还有受困居民!情况紧急,在单位受过救援培训的他来不及多想就冲进了着火的居民楼。 进入楼道后,李鹏发现,停放的数辆电瓶车正在着火。他立即让群众切断电源,并组织大家开始灭火。楼上不断传出的救命声让他很是着急,在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他奋不顾身冲上楼去,在拐角处发现一名老太太和一名妇女被困。李鹏立刻背起被浓烟熏得满脸乌黑的老太太,并让妇女跟紧自己迅速下了楼。 之后,李鹏又冲进居民楼,发现屋里还有人,但门因被反锁而无法施救。这时消防队员赶来,他赶紧告知消防队员情况……当一切恢复正常后,大家却发现这位救人英雄已悄悄离开了现场。 回家路上,李鹏突觉眩晕,忍不住呕吐了起来。身旁的爱人见状,赶紧把他送到医院进行救治。医护人员介绍,他是由于吸入大量烟雾导致身体不适,引发呕吐头晕。当问及李鹏救火时的想法,他不经意地说:“我穿着军装,在部队又学过救援,我不上谁上。” 2010年12月入伍的李鹏,从步入军营的那一刻起,就下定决心要当一名出色的解放军战士。新兵训练时,刚做完手术的李鹏,仍咬牙坚持训练,后因疼痛难忍被班长发现时,伤口已经裂开,这才被强制休息;一次体能考核,刚出发他就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破的膝盖,鲜血直流,但他仍坚持完成了考核。 在岗位上,李鹏更是勇于钻研、较真碰硬。他和班组成员利用工作间隙讨论问题解决方案,自己设计制作专用拆卸工具,不断提高工作效率。 [责编:丁玉冰]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军事科学院某部上士李鹏火场救人备受赞誉_光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