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海结盟,记者再走长征路

两河口会议纪念馆里的“红军北上”雕像。 在一座关帝庙前,身着嘉绒藏装的杨成红停下脚步。这座庙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两河口镇,是着名的两河口会议召开地。杨成红是小金县达维镇副镇长,也是红军长征两河口会议纪念馆兼职解说员。 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懋功所在的川西北人烟稀少,不利于红军的生存发展。红军接下来往哪走?6月26日,中央政治局在关帝庙里召开扩大会议,史称两河口会议。 经过充分讨论,会议通过了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战略方针。纪念馆里一张巨幅油画,重现了会议场景。28日,中央政治局作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战略方针》,明确指出“在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我们的战略方针是集中主力向北进攻”。 很快,中共中央离开两河口北上,翻越第二座大雪山梦笔山,到了四个土司管辖的“四土”地区。7月上旬,中共中央在马尔康卓克基土司官寨休整一周,继续北上。在卓克基红军长征纪念馆门前,有座名为“北上”的雕塑群像——以毛泽东为中心,展示了红军战士和藏族小红军举旗挑担,跟随领袖向北进发,爬雪山过草地的场景。这一群雕,与两河口会议纪念馆里的“红军北上”雕塑遥相呼应。毛泽东曾多次讲到一个细节:红军过草地时,伙夫同志一起床,不问今天有没有米煮饭,而是先问向南走还是向北走。 方向决定成败。就在两军庆祝会师,北上方针开始贯彻之时,张国焘却进行了一系列违反党的原则的活动,反对北上。行军途中,张国焘竟另立“中央”,坚持南下,公然走上分裂党和红军的道路。后来,南下失败,张国焘才不得不再次北上。 历史以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唯有遵循两河口会议确定的北上方针,才有长征的胜利。小金县党史与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王学贵认为,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上,两河口会议具有重大历史意义。 在马尔康市松岗镇胡底革命烈士纪念广场上,纪念碑被命名为“北望”。遭张国焘残害的胡底烈士所望向的,正是两河口会议确定的北上方向。 在两河口会议纪念馆里,有一座高大的毛泽东塑像,背靠青山,目光坚定。 山河无言,历史回响。

铁血卫士 ——记武警黑龙江总队某支队特战大队大队长李玉峰 李玉峰带领官兵进行战术训练。郝宽虎摄 黝黑瘦削的他端坐桌前,眸子明亮,透着坚毅而机敏的光。 他叫李玉峰,一名经历过精武淬火、战场洗礼的武警特战队员。 入伍17年,李玉峰先后完成执勤安保、反恐处突、抢险救灾等重大任务近60次,荣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5次,被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第18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2017年光荣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 李玉峰的故事如同一本书,写着铁血男儿的光荣和梦想。 肘部新伤盖旧疤。他说—— “刻苦训练是为了赢得胜利” 训练场上,只剩李玉峰一个人。他一把抹去额头的汗水,深深吸了口气。 “既然来到部队,怎能遇到困难就放弃?”2002年冬天,李玉峰入伍不到一星期,大腿内侧韧带拉伤。 漫天大雪中,李玉峰独自站在队伍旁。别人训队列、练体能时,他边记动作要领,边揣摩体会,汗水浸湿衣衫,不久结成冰碴。战友训练带回,他主动留下来“开小灶”。 受伤的李玉峰,不仅训练成绩没有落后,反而成为班长眼中的“好苗子”。新兵结业考核,李玉峰的军事训练综合成绩名列前茅。 2004年3月,李玉峰被调入特勤中队。特勤中队是支队的“拳头”,报到第一天,中队组织武装5公里越野摸底考核,让李玉峰看到了自身差距。 天阴沉沉,每个人眉毛上都凝起白霜。跑到半程,李玉峰落在后面。奔袭5公里后的实弹射击,面对百米开外的隐显目标,李玉峰出枪击发,脱靶…… “特战队员拼的是实力,训练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看到李玉峰着急,班长王元平说。 为了提高基础体能水平,在王元平悉心帮带下,李玉峰每天早起半小时跑步,进行力量训练时身上绑6个沙袋,睡前还有体能训练“加餐”。经过700多个日夜的不懈拼搏,李玉峰的训练成绩在中队排名前列。 为提高射击稳定性,李玉峰每天据枪数小时,别人打人头靶,他打鸡蛋、乒乓球,以致肘部新伤盖旧疤,长出一层“皮垫”。他撸起袖子说:“这是我的专用枪架。” 2006年,李玉峰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一名狙击手。 2011年,被保送入学提干的李玉峰回到部队。“成为真正的特战尖兵”,曾是李玉峰的军旅目标。如今,他又有了新目标——培养更多素质过硬的特战尖兵。 李玉峰痴迷特战装备,也爱琢磨装备革新。一次,他发现新配发的某型狙击步枪没有专门的脚架。他反复研究后,研制出一种使用方便的可伸缩脚架。经过他和战友的多次试验改进,这一革新成果在全总队推广配备。 对兵好,李玉峰有口皆碑;带兵严,他也是出了名的。 一次自由搏击训练,李玉峰和上士邱冲搭档。那段时间训练不太积极的邱冲,一上场就被李玉峰一拳打蒙了。 训练结束,李玉峰找邱冲谈心:“训练场连着战场,你是骨干,战士们都看着呢。” “刻苦训练是为了赢得胜利,而不是为了赢得比武。”这是李玉峰常挂在嘴边的话。 一次次出生入死。他说—— “我不怕危险,只怕自己本领不过硬” 如果不是妻子佟琳说,李玉峰不知道,自己会说梦话。 距离那次西部驻训任务,已经近5年了,佟琳发现,李玉峰还是睡不踏实,梦中常喊“注意安全”。 2014年8月,支队接到上级命令,抽调一个特勤排赴西部驻训。李玉峰第一个递交请战书。环境复杂、任务艰巨……他知道,这次任务意味着随时面对危险,甚至牺牲。 李玉峰的勇气与意志,源自真刀真枪的磨炼。 一天,李玉峰带领分队队员在街上巡逻。突然,警报声响起——市区方向传来密集的爆炸声、呼救声。 闻令而动,李玉峰带人驾车第一时间赶到。此刻,事发现场浓烟四起、烈焰飞腾,爆燃的液化气罐掀起冲击波,裹挟着玻璃碎片四处飞溅。 争分夺秒,不容迟疑。李玉峰沉着组织分队展开战斗部署,迅速占据有利地形。 队员滕飞对那次战斗记忆犹新。当时,有一暴徒佯装倒地,滕飞所在战斗小组搜索接近时,暴徒手持燃烧瓶突然跃起,妄图点燃液化气罐。 危急时刻,左后方的李玉峰用余光观察到这一幕。凭借千百次训练形成的肌肉记忆,他果断处置制服暴徒,消除险情。 没上过战场的人,无法真切体会“命悬一线”的感觉。经历生死淬炼,李玉峰和战友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具备过硬军事素质,关键时刻才能冲得上去。 又一次实战考验不期而至。深夜,李玉峰和下士刘伟东等6名特战队员,配合当地公安人员进行武装清查。 月光如银,巷子深幽。来到嫌疑人所在据点门前,李玉峰飞起一脚踹倒门,只见一个黑影被砸在门下,官兵迅速将其摁倒。当时,这名手持凶器的嫌疑人躲在门后,准备对特战队员进行攻击。 李玉峰如今最喜欢跟自己较劲:“我不怕危险,只怕自己本领不过硬。” 与家人聚少离多。他说—— “守不好大的国,哪来小的家” 2017年底,武警部队编制体制调整,李玉峰选择留在特战大队。 入伍17载,使命任务面前,李玉峰的回答永远是——“保证完成任务!”在他心里,家与国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 为了练强本领,李玉峰泡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入伍第4年,他第一次休假探家。踏进家门的那一刻,他才得知,父亲3年前外出打工摔伤了腿,走路一瘸一拐……为了让儿子安心在部队服役,老两口始终报喜不报忧。 那年,李玉峰立功的喜报送到家乡,父亲流泪了:“吃了那么多苦,玉峰干的都是大事,值啊!” 李玉峰是家中独子。因为担心年迈的父母挂念,他一直隐瞒任务风险。每次任务归来,李玉峰都会给父母打个电话。渐渐地,母亲发现了这个规律,每次挂断电话前,她都会说:“注意安全。” 带队赴西部驻训出发当天,刚好是李玉峰和佟琳相识100天的纪念日。依依惜别,佟琳哭红了双眼…… 最苦的日子,收获最甜蜜的幸福。2015年驻训期间,在战友的见证下,李玉峰录制了一个视频。镜头里,他捧着事先准备好的一束鲜花,向佟琳表白心意:“谢谢你的理解支持。未来我们组个战队,名为‘家’。” 千里之外,佟琳感动着幸福着,流下眼泪…… 每一项荣誉的获得,都凝聚着家人的默默付出。 今年初,李玉峰的父母突遇车祸受伤。两位老人决定再次瞒着儿子,但这一次,却被心细的儿子发现了…… 这些年,李玉峰陪伴父母的日子屈指可数,和妻子也是聚少离多,但他却陪伴了一个个特战队员快速成长。 “守不好大的国,哪来小的家?”采访结束的那天,李玉峰告诉记者,既然选择了这身橄榄绿,选择了肩扛强军使命,就要执着坚守初心。 心中有信仰 脚下有力量 强军任重道远,时代呼唤英雄。 武警黑龙江总队某支队特战大队大队长李玉峰在国与家、生与死、苦与乐的考验面前,以自己的血性担当交出一份合格答卷。他始终把信仰刻在心中,把职责扛在肩上,砥砺血性斗志,练就过硬本领,在祖国和人民需要时冲锋在前、不辱使命,展现出爱党忠诚、爱国为民、爱军习武的卫士情怀。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入伍17年,李玉峰不忘初心,矢志军营建功,把坚定的理想信念化作刻苦训练、精武强能的扎实动力,练就一身真本领、硬功夫。面对一次次生死考验,他不畏艰险,不惧生死,体现出新时代革命军人特有的血性胆魄。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使命至上的家国情怀,看到了新时代革命军人最可贵的精神内核,看到了人民军队敢打必胜信念的赓续传承。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向李玉峰学习,就要高扬奋斗风帆,用生命担当强军使命,用热血书写军旅人生。

彝海结盟,擎起民族团结的旗帜 7月下旬,记者走进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彝海结盟纪念馆广场。青青草坪上,3块“结盟石”岿然伫立,似乎在诉说“彼此愿永结弟兄,肝胆相照,团结如一,永不反悔”的铮铮誓言。 1935年5月,中央红军到达凉山,决定经冕宁过大渡河,北上与红四军会合。而此时的红军几乎陷入了与太平天国石达开一样的绝境:前有截击,后有追兵。 “红军穿越大凉山地区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大路,即从泸沽东面翻越小相岭,经过越西县到大树堡,由此渡过大渡河;另一条是小路,从泸沽过冕宁,经过大桥镇、拖乌,穿过冕宁西北的彝族聚居区到达大渡河边的安顺场。”在彝海结盟纪念馆里,解说员祝文娟指着“中央红军过冕宁路线图”介绍,“毛泽东等红军领导人审时度势,决定过冕宁、走小路。” “当时的凉山尚处在奴隶社会,加之国民党政府对彝族群众实施政治歧视、军事征剿、经济掠夺,因此他们比较排斥汉族人进入自己的领地。”冕宁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马嘿依姑告诉记者,中央红军先遣部队在刘伯承的率领下,来到彝族拖乌地区,遭到了当地彝族武装拦阻。 红军并没有同彝族武装交火,而是通过翻译向他们喊话:“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从这里经过是借道北上抗日。”经过长时间交涉,刘伯承约定同彝族果基家支首领小叶丹见面。 5月22日,刘伯承与小叶丹在彝海见面了。小叶丹像过去见国民党官员那样要磕头,被刘伯承一把拉起。刘伯承宣传党的民族政策,表示红军和彝族同胞要做好朋友。 小叶丹当即向刘伯承提议盟誓,刘伯承欣然应允。按照彝族礼仪,人们杀了一只大红公鸡,却没有找到酒。刘伯承说只要兄弟有诚意,就以水代酒。人们到彝海中舀上水来,杀鸡滴血入碗,刘伯承和小叶丹一饮而尽,对天盟誓结为兄弟。 礼成,小叶丹和刘伯承重返大桥镇秉烛夜谈,刘伯承通宵向小叶丹谈革命,他把一面写着“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的红旗赠给了小叶丹,任命小叶丹为支队长。启明星升起来,红军又出发了。小叶丹派人为红军带路,红军后续部队和中央机关沿着彝海结盟这条友谊之路,迅速顺利通过彝区。 几天后,波浪滚滚的大渡河边,毛泽东见到刘伯承后问:“诸葛亮七擒七纵才使孟获心服,你怎么一下就说服了小叶丹?”刘伯承说:“主要是我们严格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毛泽东又问:“你真的跪在地上起誓吗?”刘伯承说:“那当然。彝人最讲义气,我诚心诚意,他才信任我们……” “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彝海结盟不仅为红军跳出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圈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还树立了民族团结和军民团结的典范。”冕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杨发超说。 “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一切彝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可恨四川军阀,压迫彝人太毒;苛捐杂税重重,又复妄加杀戮。红军万里长征,所向势如破竹……”在彝海结盟纪念馆,陈列着一份红军总司令朱德签署的《中国工农红军布告》。杨发超告诉记者:“这份布告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宣传了党的民族政策,也是红军首次提出‘长征’一词。” 7月的彝海,湖水澄澈,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这个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如今正焕发着无限生机,长征精神与强军兴军的时代步伐相互融合,鼓舞着各族人民和人民军队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携手同行、阔步向前。

为国出征:一名特战队员的“世界观” 陈玉浩组织山林地搜捕训练。 得知第22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评选结果时,陈玉浩“有一种被幸福击中的感觉”。对于上台领奖,陈玉浩并不陌生。 近年来,他和战友奋力拼搏,一次又一次登上国际赛事的领奖台。一次次获奖的背后,是他和战友一次次走出国门,为国出征。 西亚,某国阿卜杜拉国王特战训练中心。2014年,陈玉浩和战友登上了“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总冠军领奖台。这是陈玉浩作为参赛队员首次参加该项赛事,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的那一刻,他热血沸腾。 南亚,斯里兰卡某地陆军军营。在随特战小组参加2015年中斯联合演训中,陈玉浩勇夺丛林作战第一名,再次站上领奖台。 2018年,陈玉浩带队参加 “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与40多支代表队展开激烈比拼,斩获亚军,再次站上领奖台…… “我们的身后站着祖国,祖国的综合实力托举着我们,为国出征的荣誉和使命激励着我们,胜利的战绩是我们对祖国的最好回报!” 陈玉浩说。 这就是一名特战队员的“世界观”。 “这个选择,带给我一个全新的世界” 不同的选择背后,有着不同的人生。 回望来路,陈玉浩如今对这句话的理解更深更透。 2005年3月,新兵下连时,身材修长、长相英俊的陈玉浩被文艺分队看中。这个从小立志扛枪上战场的热血青年,阴差阳错地拿起了萨克斯。 文艺分队隔壁就是雪豹突击队。那响亮的口号、密集的枪声、弥漫的硝烟味让陈玉浩心驰神往。他暗下决心:“我要成为一名雪豹突击队员。” 多年以后回望,正是时代的力量推着他一步步实现梦想。 那时,雪豹突击队刚成立两年多,但是,加入其中已是众多“志当尖兵”的战士的梦想。 作为中国反恐专业力量中的“国家队”,作为紧盯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目标来建设的武警反恐特战劲旅,雪豹突击队对预备特战队员的选拔标准之高可想而知。 即使这样,得知雪豹突击队海选预备特战队员时,陈玉浩仍毅然决然地报了名。 接受采访中,陈玉浩谈到这次选择时说:“我很庆幸自己作出了这个选择,它带给我的是全新的世界。” 事实的确如此。陈玉浩压线通过了海选,之后又“脱胎换骨”通过考核。他“脱胎换骨”的过程,同样也是雪豹突击队“造血强能”的过程。 预备特战队员需集训8个月,实行全程淘汰机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成为雪豹突击队的特战队员。 为留在雪豹突击队,预备特战队员们每天身穿沙衣、腿绑沙袋,早中晚各一趟五公里越野是常事。 第一个月结束时,陈玉浩成绩“殿后”,面临被淘汰的风险。他一时没了信心。 “你一定能超过那些尖子。”在班长的鼓励下,陈玉浩决定拼一拼。3个月下来,他跑坏了5双作训鞋,在集训队进行的五公里越野摸底考核中成功“逆袭”,把训练尖子PK了下去。 陈玉浩告诉记者:“是集训队这个平台在推着我飞奔。”其实,被推着“飞奔”的何止是他一人,几乎所有预备特战队员都被激发出最大潜能。为提高射击精度和速度,他们坚持据枪定型训练,苦练快速射击技能,双手虎口、手指都磨出血泡、起了老茧。数月后,他们练成了出枪即击发、击发即命中的过人本领。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集训结束时,陈玉浩成了“站到最后的强者”中的一个,成为一名雪豹突击队队员。 “破茧”的痛苦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成蝶”的收获:2006年9月,陈玉浩成为同批兵中唯一以义务兵身份入党的人;2007年年初,他刚选晋下士便被任命为班长…… 面对一连串的收获,陈玉浩对同批加入雪豹突击队的战友说:“现在看来,拥有实现梦想的权利,是这个时代给予官兵的最大福利。” “出国参赛,是一个用信任和自信支撑的高频词” 入伍之前,陈玉浩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可以站在国际赛场上与世界级选手角逐比拼。 2014年5月5日,一场别具匠心的颁奖典礼在某国特战训练中心举行。主办方首次采用武装直升机通场、由伞兵携带获胜方所在国国旗伞降的方式,为获胜的代表队颁奖。 当参赛的特战队员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横空飘扬在异国天空时,他们激动地流下了泪水,队员们朝着祖国的方向,立正,敬礼! 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竞赛夺得总冠军,陈玉浩曾以为这就是他的“高光时刻”。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出国比赛会成为他之后军旅历程中的高频词。 2015年赴斯里兰卡参加中斯联训,2016年赴俄罗斯参加中俄联训,2018年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勇士竞赛”,每一次他都载誉而归。 倍感荣耀之余,他对“祖国”一词的理解也越来越透彻和纯粹。“祖国综合实力的快速提升,是对外军事交流活动日益频繁和雪豹突击队多次走出国门的大背景与前提。”陈玉浩说:“是新时代成就了我。” 新时代成就的何止他一人。“出国比赛”也同样成为很多其他特战队员时常提及的高频词。 2013年和2014年雪豹突击队连续两年派队赴国外参加比武,2015年参加“丝路协作-2015”联合训练,2017年参加匈牙利世界军警狙击手锦标赛……在他首次出国参赛之前和之后,很多雪豹突击队队员也同样站上了国际赛事领奖台的最高处。 尽管赛事承办地域有所不同、比赛规则设置也常有差异,但特战队员的观念高度一致,那就是“被确定为参赛选手,本身就是祖国对自己的充分信任,决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2018年,陈玉浩第3次参加被誉为“国际特种兵角斗场”的“勇士竞赛”。负重15公斤奔袭到第5个射击点时,他体能已严重透支。 看着外军选手一个个超过自己,陈玉浩狠狠打了自己两耳光,猛地往头上浇了一瓶冰水,咬着牙开始加速。冲过终点的那一刻,他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最终,他带领团队在竞赛中获得亚军。 “出国参赛,是一个用信任与自信支撑的高频词。”陈玉浩告诉记者:“这种自信既包括祖国对所派参赛队能力的自信,也包括特战队员的高度自信。” 凭着过硬素质和高度自信,陈玉浩4次参加武警部队特战尖子比武,次次成绩骄人;3次参加与外军特种部队联合演训,次次备受关注;2次站在“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的领奖台上,让五星红旗高高升起。 多次出国参赛的他,也在不断丰富着自己的“世界观”。他说:“感性地讲,站在国际赛事领奖台的最高处,你才更能明白祖国在心中的分量与意义。理性地讲,这就是找一把不同的尺子量自己,找准自身在世界同类训练水平的定位,为今后的实战练兵。” “用忠勇铸就祖国通往世界和美好未来的坦途” 走出国门,才知道什么叫局势动荡、恐怖肆虐、流弹横飞;走进国外的一些任务地域,才知道什么叫危机四伏,才更理解雪豹突击队存在的作用与意义…… 这是一些担负过我驻外使馆警卫任务的特战队员的感受。 从2004年6名雪豹突击队员赴国外担负随行警卫任务时起,越来越多的特战队员走出国门担任外交行动随行警卫任务,陈玉浩就是其中一名。 2007年底,陈玉浩瞒着家人,主动请缨赴国外参加使馆警卫任务。在那里,他第一次真切体会到了“为国出征”四个字的含义。 到处是炸坑弹孔,很多地方都发生过激烈交战。恐怖分子十分嚣张,他们提前一个月告知准备袭击某国使馆,在该使馆已有防备的情况下,仍悍然发动汽车炸弹袭击。 为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特战队员枪里子弹都上了膛,夜晚睡觉都抱着枪。 在一次警卫任务中,陈玉浩负责随队护送外交人员前往谈判地。这是一次非常危险的任务。路上要经过很多卡口,敌我难辨。为确保外交人员的绝对安全,警卫组不断调整位置,始终用身体挡住外交人员,手指片刻不离扳机,数次与恐怖分子擦肩而过、枪口相对。经过数次谈判,他们成功完成任务。 像这样的随行警卫任务,雪豹突击队的特战队员很多都担负过。在别人眼里,其中充满着考验与凶险。在特战队员的眼里,这种行动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陈玉浩对记者说:“这证明祖国在强大,正在更广阔的空间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这也使担负随行警卫任务有了新的意义,我们是在用忠勇铺就祖国通往世界和美好未来的坦途。” 有一种荣誉叫为国出征,有一种忠诚叫“使命高于生命”。像其他特战队员一样,陈玉浩很自豪,因为自己每一分潜能的释放都来自祖国的召唤。 战场的磨砺,让他积累了丰富实战经验。这些实战经验,被他更多地用于守护国内安宁的实战中。 一次,陈玉浩奉命带队搜捕犯罪分子。两名犯罪分子突然从藏身地窜出,手持利器向他刺来。千钧一发之际,他迅速调整枪口,果断击发,当场毙敌。 面对亡命之徒,他将生死置之度外,临危不惧,多次带领队员完成捕歼战斗。 当选第22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后,记者问他下一步有什么打算,陈玉浩又回到了平时那种腼腆状态:“成绩都是大家的,我不过是众多雪豹突击队员的一个代表。只要祖国需要,我时刻准备着为国出征!” 陈玉浩为队员讲解房屋突入动作要领。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彝海结盟,记者再走长征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