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勤实兵联合演习,曾在朝鲜战场上击落敌机5

“1939年日军侵华期间,日本陆军毒气部队曾在中国北部地区使用过让人体皮肤和粘膜溃烂的‘糜烂剂’、强烈刺激呼吸器官的‘喷嚏剂’毒气弹。”近日,日本一位历史研究人员发现了写有上述情况的详细记录。这是日军毒气部队自己记录毒气战详情的报告首次被发现,也是首次有日本军方文件证实日军曾在中国使用过化学武器。 据日本共同社7日报道,日本历史研究学者松野诚近期找到了一份日军部队的正式报告“战斗详报”。上面详细记录有1939年日军毒气部队在中国北方使用毒气弹等情况。松野表示,这是首次发现的毒气战部队自己记录相关情况的文件。 日军在侵华战争战败时,为避免留下犯罪证据,有组织地废弃了记录类文件,使用毒气的全部情况已无法得知。此次发现的“战斗详报”可能是由日军毒气部队相关人士私人保管而幸免于难。 日媒称,“战斗详报”是侵略中国北方地区的日军毒气部队“迫击第5大队”的文件,详细记录了侵华战争爆发2年后的1939年7月,日军在山西省山岳地区的战斗情况。约100页的文件中,记录着日军作战记录、炮弹使用情况、毒气弹使用命令副本等。文件还记录了目前尚未研究清楚的早期“糜烂剂”使用情况。 松野说:“对于日中战争期间战场的实际情况,已弄清楚的只是冰山一角。有必要弄清事实,从中吸取教训,不再重演悲惨的历史。” 松野是日本现代史研究学者,2010年在明治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出版多部关于日军生化武器的书和资料集。他将把此次发现的“战斗详报”详细内容与分析汇总成论文,刊登在日本月刊杂志《世界》8月期。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者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已发现的部分历史资料,揭露了侵华日军曾大规模研制、生产、使用生化武器的情况和进行人体活体实验的暴行。众多中国受害者受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危害以致皮肤溃烂、身体残疾。据悉,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中关于毒气没有严厉追究,未能成为弄清实际情况的舞台。

在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倒计时100天之际,军运会金银纪念币和纪念邮票10日正式发行。 记者从武汉军运会执委会获悉,第七届世界军运会金银纪念币和纪念邮票各一套,分别由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发行。 此次发行的金银纪念币共6枚,金质纪念币1枚,银质纪念币5枚。纪念币正面图案均为第七届世界军运会会徽,背面图案以射击、游泳、跳伞、军事五项障碍跑等军运会比赛项目的运动造型、军运会吉祥物“兵兵”、武汉体育中心以及梅花、黄鹤楼等武汉元素为主,衬以会徽相关图形元素组合设计,并刊“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字样及面额。 军运会纪念邮票为1套4枚。这套邮票的印制使用了特种油墨,营造出迷彩氛围。邮票设计选取了田径·标枪、军事五项·障碍跑、海军五项·航海技术和跳伞·四人造型等运动项目为主要图案,画面背景分别有军运会开幕式会场武汉体育中心,军事五项、海军五项等比赛场馆,以及武汉长江大桥和黄鹤楼。首次发行的这套邮票有整版16枚和整版8枚两种版式。 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将于10月18日在武汉开幕。

铁拳精神贯长空 盛夏,某海湾碧波荡漾。 海天之间,一场空战对抗匐然展开。飞行员袁劲瞪大了警惕的双眼,边搜索“敌机”,边随时准备战斗。少时,一个黑点闯进他的视野。几番缠斗厮杀,袁劲成功摆脱“敌机”追咬,顺利返航。 灿烂阳光照射下,袁劲的飞行头盔上,一个拳头形状的图案熠熠闪光。调入部队前身为空十二师的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后,他被老前辈郭道远在抗美援朝战场单机会敌的壮举所感染,那个“拳头”成为他最喜欢的图案。他说,要时刻提醒自己是一名“铁拳传人”,牢记先辈用赫赫战功和牺牲奉献铸造的“空中铁拳精神”。 一 去年夏天,“空中铁拳部队”战斗英雄王忠重回老部队。 老英雄王忠坐着轮椅,90多岁的他患病后记忆严重受损。令大家没想到的是,当老英雄看到一件件从当年朝鲜战场上遗留下来的物件,看到那面颜色几乎褪尽、弹痕斑斑的战旗,他嘴唇颤抖,艰难地抬起右手,边比划边说:“打,死也要打赢……” “以前都是从史馆里、书本中、课堂上学‘空中铁拳精神’,这次感觉热血沸腾,战斗英雄就在我眼前,感觉浑身充满力量。”该旅年轻飞行员步佳文感慨道。 “只有让‘空中铁拳精神’入脑入心,官兵才能自觉转化成实际行动。”该旅领导说,他们通过培养官兵认同感、荣誉感来激发大家自觉传承发扬“空中铁拳精神”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以纪念部队“首战日”等为契机,广泛开展群众性纪念活动。通过邀请入朝作战老英雄讲历史、话传统,组织官兵重温“铁拳精神”、重读“铁拳历史”、重讲“铁拳故事”,帮助官兵了解红色基因传承脉络,加深对红色血脉的情感认同。 只有弄明白“从哪来”“怎么来”,才能搞清楚“向哪去”“如何去”。“说实话,我一开始对‘铁拳精神’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当我深入了解它的浴血荣光后,我找到了那种精神频率上的共振。”袁劲刚调入时,正赶上该旅开展“重温红色战史、解读红色文化”活动。当听到同样身为飞行员的战友们上台讲述那段峥嵘岁月,当听到“铁拳”前辈们一个个战斗故事后,他被“空中铁拳精神”深深感染。 二 去年4月,空军“金飞镖-2018”突防突击考核竞赛现场。 僚机刚刚的一个失误,让孙瑜压力倍增。“下面的几个课目不能再失误了。”孙瑜知道自己必须保持冷静,和战友配合默契。“放平心态,后面好好打,没有问题。”他用无线电对僚机说道。他们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训练场,最终凭借平时训练积攒的良好默契、精准操作,顺利完成了后续的所有内容,成功斩获了该机型的团体第一名,孙瑜赢得了“金飞镖”称号。 “以不变应万变,才能出奇制胜,决胜云端。”从几个月前得知自己将要参加“金飞镖”竞赛考核的那一刻起,孙瑜就全身心投入到紧张的准备工作中。正是靠着每天都不曾改变的刻苦训练,最终才能在多变的战场上赢得胜利。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952年。 美军参战飞行员三分之一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飞行时间均在600小时以上,还有不少是所谓的“王牌”“双料王牌”飞行员。而我们年轻的飞行员在米格-15飞机上平均飞行时间仅20多小时。面对强大的对手,空中指挥员郑长华苦苦思索,想要找到以弱胜强的密码。他发扬军事民主、集中群众智慧、潜心研究战法,坚持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率先提出了“蛇形队形”,多次击破敌人的“鱼饵”战术。 60多年的时间跨度,不同的任务,相同的使命;不同的环境,相同的担当。“铁拳传人”始终瞄准强敌练本领、精益求精谋打赢,不断学战、谋战、研战,让英勇顽强、敢打必胜的血性胆气在时空隧道中发生联接。 紧跟强军步伐、聚焦备战打仗,将红色基因中蕴含的伟大精神和革命传统转化到强军实践中,才能真正催生强军兴军的强大能量。基于这样的认识,该旅党委下大气力用“空中铁拳精神”砥砺剑锋。他们以战备值班、演习演练及实战化训练等任务为平台,广泛开展“空战龙虎榜、尖刀群英谱、星级标兵席”比武竞赛,组织“讲战史、评战例、学战将、当战斗英雄”立功创模等活动,不断激发官兵练兵备战的热情干劲。 三 2015年,接到上级转战西北的号令,该部官兵快速完成战斗准备,所有飞机一次启动成功,跨区奔袭千余公里,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目的地。次日出动战机,与兄弟部队展开自由空战对抗,打出“铁拳部队”风采。 2016年,该部整建制执行高原驻训任务。飞行员架战鹰集中跨区转场,抵达海拔3千多米的某机场,随即展开低空、超低空飞行,在雅鲁藏布大峡谷、喜马拉雅山巅练战术、练胆识,探索出一批适应高原作战的战法。 和平年代“铁拳”的锋芒到底如何?这两次转战征程无疑给出了答案。在战时敢于面对强大敌手、创造最好的战绩,在平时争创一流的战斗力、一流的工作成绩。自1950年奉命改编组建至今,一批又一批的官兵接续奋斗,从感悟“铁拳精神”到弘扬“铁拳精神”,像是一颗颗闪闪发光的火种,让“空中铁拳精神”不断赓续传承,历久弥新。如今,一面面奖牌锦旗、一份份喜报通令、一个个冠军奖杯,处处记载着“铁拳”前辈和传人创造的辉煌。 “英雄的番号虽已隐去,但‘铁拳精神’早已厚植心底、融入血脉,成为我们砥砺前行的精神富矿。”在该旅“铁拳故事会”上,来自各个岗位的代表,讲述自己投身练兵备战的故事,触动着听众。 “砺兵云中沙场/再为铁拳加钢/忠诚写满天海间/我的领空我担当……”一首铿锵有力的《长空铁拳》让人心情激扬。我们相信,经过战火洗礼的“空中铁拳精神”,必将穿越历史的天空,凝铸成永恒的风景。经过加钢淬火的“铁拳传人”,必将战鼓不歇、战甲不卸。只要祖国和人民一有召唤,他们就会像“铁拳”一样迅速出击,夺取胜利。

这是7月5日在德国费尔德基兴训练基地拍摄的中德“联合救援-2019”卫勤实兵联合演习整合训练现场。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新华社德国费尔德基兴7月7日电 特写:直击中德“联合救援-2019”卫勤实兵联合演习 德国联邦国防军费尔德基兴训练基地内7日呈现一番忙碌景象。 “联合救援-2019”卫勤实兵联合演习正在进行整合训练。中德开设的二级医院内,两军医务人员穿梭忙碌,查看设备,相互介绍情况。两军装甲救护车、野战救护车在雨中疾驰而过,官兵在演习场内了解路况,熟悉地形。 这是中德两军“联合救援-2019”卫勤实兵整合训练的第四天。参演两军官兵已逐渐熟稔,正为几日后开展肩并肩连贯演习打下基础。 演习中,中德双方卫勤部队将联合执行一次模拟的国际人道主义医学救援任务:某假想国难民营中暴发霍乱传染病疫情,与此同时,一辆联合国车辆遭遇炸弹袭击,一辆汽车与货车相撞……两军卫勤部队须协同做好救治和防疫工作,并同时处置大量多批伤患。 记者看到,中德双方联合组成指挥中心,两军人员通过英语沟通,分工协作,配合日臻默契。 “难民营”内,中德卫生防疫人员发挥各自技术优势,德军采集疑似病例样品对病原体进行初步确认,我军利用快速检测试剂对疑似病人快速筛查。双方共同查勘“难民营”餐食、住所和厕所,实施风险评估,并对“难民”开展卫生防病宣传教育活动。中方高机动型卫生防疫车驶入“难民营”后,使用超低容量喷雾器对道路、营房周边重点污染场所进行大面积喷洒消毒。 “难民营”外,“砰”的一声巨响,一辆中巴车遭遇炸弹袭击,歪倒在路边。部分车内人员打开车窗,哀号一片,有的“烧伤”严重。远处,又有车辆与货车相撞,部分人员“骨伤外露”。 联合指挥中心接到情况通报后不久,石子路上远远扬起尘埃,中德两军数辆轮式、履带装甲救护车先后赶到事发现场,急救人员下车迅速开始一线急救,转运伤员。 随后,中德两军部署在附近的二级医院开始发挥作用。医护人员将伤患快速分类,观察、治疗、手术、向后方医院转运…… 记者观察到,德军二级医院以集装箱结构为主,依托费尔德基兴训练基地设施搭设而成,具备指挥、检伤、急救、手术、药房、病房、检验等模块。 不远处,中方二级野战医院由14顶绿色野战帐篷搭设而成。据中方二级医院救治收容组护士长、中部战区总医院护理部主任戴晓婧介绍,这是中国参演卫勤分队本月3日在装备到位后,几小时内迅速搭建的,配备的卫生装备野战集成度高,基本实现箱仪一体化,展收迅速,运输便捷。 中方新型帐篷医院系统主通道两侧排列着指挥、检伤、重症、手术、药房、病房等帐篷,彼此连通;制氧制水、病原检测、X射线帐篷分列帐篷医院主体后侧,相对隔离,整个系统如同一座高机动的现代化医院。 未来演练过程中,德方军医还将加强一个手术组前往中方医院与我方合作手术,中方军医将加强至德方医院进行传染病防治工作。 中方指导组成员、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宋雨大校说,几天的整合训练,提升了两军卫勤分队联合行动、应急反应和协同处置能力,为加强国际联合人道主义医学救援提供借鉴参考。同时,与德国国防军卫生部队同台合作、相互学习,能够使两军促进相互了解,加深沟通,增长有益经验。 联演德方总导演施密特上校说,他对短短几天整合训练后两军达成的契合程度印象深刻,演习中体现出的专业性、开放性以及形成的友谊,将是两军卫勤人员未来宝贵的财富。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卫勤实兵联合演习,曾在朝鲜战场上击落敌机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