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连续第4年组织自主择业干部就业创业招聘会

招聘会现场 由空军政治工作部主办、空军后勤部承办的2019年空军自主择业转业干部就业创业培训暨现场招聘会日前在北京举行,60家企业齐聚空军后勤部活动中心招聘会现场,600多个应聘岗位为自主择业转业干部就业提供多样化选择。 这次招聘会针对部队转业干部特点和社会企业人才需要,应邀到现场的招聘企业单位均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涵盖安全保卫、工程设计、医疗卫生、教育培训、计算机技术等10多个行业,都与转业干部特点优长具有一定匹配度。在招聘会现场,中建三局、正大集团、太平洋保险等不少大中型企业展台前人头攒动,吸引着众多自主择业转业干部咨询商谈。 参加招聘会的自主择业转业干部底玉军表示,这次招聘会规模大,招聘企业门槛高、岗位薪酬待遇好,“除了现场招聘,还有转业安置政策专家、行业律师和职业规划师采取‘一对一’方式提供政策咨询、就业指导和路径规划服务,未到场的还可同步参加网上招聘。” 有着多年退役军人就业创业培训经验的新启英才总经理王守才介绍,通过这种紧贴自主择业转业干部在就业创业方面的个性化需求,有侧重地组织技能辅导、职业规划、岗位推荐、项目对接、孵化扶持,有助于自主择业转业干部顺利转岗转型。 这次,进京安置的700多名自主择业转业干部、退役士官和随军家属与企业招聘人员进行了面对面咨询、登记、签约。这是空军连续第四年举办就业创业招聘会。

■全面推行军人门诊就医“一站通”服务新模式,取消人工划价环节,官兵在挂号就医后,可直接进行治疗、检查、取药 ■全面建立大病优质专科诊疗机制,打破“体系转、逐级送”等传统转诊模式,开辟大病专科诊疗绿色通道,采取“一站式”定向转诊 做好暖兵心稳军心医疗服务——联勤保障部队卫勤局负责人答记者问 ■吕兴锋 郭靖 解放军报记者 赖瑜鸿 官兵少跑腿,服务全优先 记者:请介绍一下军队医院门诊就医“一站通”新模式。 负责人:从今年开始,联勤部队所属医院全面推行军人门诊就医“一站通”服务新模式。战友们在挂号就医后,可以直接进行治疗、检查、取药,取消人工划价环节,所有项目在后台自动划价。这个小举措,将让广大官兵就医更加方便快捷。 记者:请介绍一下军人及其家属优先政策。 负责人:我们率先提出“军人及其家属优先”,保证做到凡是有军人就诊的医疗区域就有优先标识,确保军人看病始终优先。主动破解军人家属身份识别政策瓶颈,做到凡是军人本人陪同就医的一律予以优先,凡是能证明军人家属身份的一律予以优先,切实提升军人获得感和职业荣誉感。有条件的医院要对退役残疾军人予以优先,并视情推广到全部退役军人。 大病直接转,网上随时看 记者:请介绍一下大病专科诊疗政策。 负责人:联勤卫勤已全面建立大病优质专科诊疗机制,打破“体系转、逐层转”等传统转诊模式,开辟大病专科诊疗绿色通道,对军队伤病员根据病情和治疗需要,采取“一站式”定向直接转诊。如有特殊情况需跨联勤保障中心的,由联勤保障部队向相关医院下达任务组织实施。 记者:请介绍一下虚拟联勤医院的情况。 负责人:为集中优质医疗资源服务官兵,解决小远散部队官兵看病难,我们已开展虚拟联勤医院试点,进一步整合联勤卫勤的优质医疗资源,构建覆盖联勤医院、小远散单位、干休所的一体化服务保障网络,采取线上诊断、治疗指导与线下检查、治疗实施相结合的方式,向联勤保障区域军队人员提供优质、高效、及时的远程医疗服务,打造联勤保障部队“医疗方舟”服务品牌。 看病不满意,意见及时提 记者:请介绍一下“医疗服务保障热线”。 负责人:官兵满意就是我们努力的目标。2017年以来,我们在所有联勤医院的院区、派驻门诊部公布了“医疗服务保障热线”,全面覆盖门诊大厅、挂号窗口、导医台、取药窗口、辅诊科室登记室、临床科室护士站等位置。 官兵在就诊过程中的想法、需求、疑问,都可以直通医院机关、联勤保障中心卫勤处和解放军总医院卫勤部、联勤保障部队卫勤局。当然,还是建议逐级反映问题。 记者:就诊官兵意见如何通过网络渠道反映? 负责人:手机扫码、填写问卷、点评服务……成了如今官兵就诊结束后的常规操作。 去年,联勤卫勤探索为部队服务满意度网络测评模式,运用强军网和互联网,以网络问卷调查形式,远程采集官兵在联勤医院的真实就医体验,深入分析查找漏洞短板,持续改进为部队服务工作质量。 自运行以来,先后有20多万人次参加网络测评。官兵的一次次意见反馈,使得医疗服务工作更有针对性。现已在军人住院待床、“一卡通”执行不力等重点问题方面持续发力改进,创新服务措施,推动政策落地。从数据观察角度,分析评价官兵的意见建议。 记者:请介绍一下各医院创新优化沟通反馈平台、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的情况。 负责人:基层官兵一直是我们最关注的服务保障人群。近年来,我们探索建立医院对旅团、科室对营连、科室骨干对基层军医的对口帮带和沟通反馈平台。 医院为部队服务机构与部队卫生机构建立精准精确、直接直达的沟通协调渠道,逐步为基层部队官兵提供电话预约、咨询、复诊、慢病管理等远程医疗服务,突发应急事件响应更加迅速,官兵就医难题正在得到解决。 巡诊到基层,官兵更暖心 记者:请介绍一下医疗巡回服务情况。 负责人:2018年,联勤卫勤已派出2500余支医疗队、1.5万人次专家,深入保障区域内边防、海岛、高山等小远散单位和基层一线部队,走访2700余个独立营区部队,巡诊官兵34万人次。今年,我们继续组织所属医院医务人员深入基层部队、驻训部队开展医疗巡诊服务活动,为部队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提供优质高效医疗保障。 记者:请介绍一下心理巡回服务情况。 负责人:让官兵拥有一颗“勇敢的心”是能打仗、打胜仗的重要因素。 去年,我们精心遴选人员组成6支心理服务专家队,分赴29个基层单位,先后开展心理辅导70余次,直接服务官兵7000余人次,打通了心理服务工作的“最后一公里”。今年,我们在开展日常心理巡回服务的同时,将建成完善集心理门诊、网络咨询、视频宣教、骨干培训、巡回服务和档案管理于一体的经常性心理服务体系。

7月初,记者来到广西兴安县,重温湘江战役,感受红军壮举—— 血战湘江,突出重围铸辉煌 7月1日,福建籍红军后人在广西兴安县界首镇湘江江边撒花祭奠红军烈士。新华社发 在中国数以万计的乡镇中,地处广西兴安县的界首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但把它放到80多年前那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壮举——长征中来看,这个在中国版图上并不起眼的小点,就会变得气象迥然。 80多年前,就是在界首镇江边一个小小渡口,军委纵队渡过了湘江。中央红军突破湘江,使得敌人围歼红军的企图宣告破产。蒋介石无奈叹道:“无异纵虎归山,数年努力,功败垂成!” 今天的界首老街,宁静祥和。沿着一座座老宅信步走来,历史就这样沿阶而下,来到波澜不惊的湘江。今天这里的一切,都被和平岁月重新塑造和打磨。 界首三官堂曾是红军渡江指挥部,因当地群众纪念红军,后来被称作“红军堂”。堂前石碑上镌刻的细密文字,向人们诉说着当年惊心动魄的故事:英勇红军,挥师西向,前有强敌,后有虎狼……数万将士,血洒湘江,为国捐躯,长眠山岗…… 镇上,已是95岁高龄的马有益老人,仍清晰记得红军进入界首后的情景:“红军在村里杀猪,然后给穷苦人家分猪肉。”伴随着老人深情的回忆,80多年前那一幕仿佛又出现在眼前。 这是怎样的一场血战!红三军团为了挡住扑向渡口、扑向中央纵队的敌人,在新圩死守四天四夜,师以下团营连指挥员几乎全部阵亡;红一军团在脚山铺一带阻击敌人,付出了3000多人牺牲的沉重代价;红五军团第34师担任总后卫任务,全体将士用血肉之躯铸成铜墙铁壁,与敌人血战数日…… “暗红的血,像无数条蚯蚓在焦黑的土地上蠕动。山上山下,尸体一具挨着一具,有的俯卧,仍紧紧握着枪;有的仰躺,望着冬日苍白的天空;被炮火烧焦的树上挂着血肉模糊的残肢和烂成碎片的军衣,在寒风中轻轻抖动,像一簇簇灰色的野火……”这是后人描述的当年红34师的战场。然而这支红军队伍之悲壮惨烈,又岂是语言和文字可以表达! 当年,许多红军将士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就将满腔热血洒在红色沃土,将英魂融入滔滔北去的湘江。 现住在兴安县华江瑶族乡高田村的支义青老人,今年已105岁了。尽管年事已高,可一说起当年帮红军搭浮桥的往事,老人顿时精神百倍。老人一边用木头、竹条现场搭起浮桥模型,一边比划着说:那个冬天,枪炮声响彻天际,厮杀声不绝于耳,鲜血染红了湘江水,从那时起,就有了 “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说法。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据介绍,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出发以来最壮烈的一仗,也是关系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一仗。《红军长征史》说,突破敌人的第四道封锁线,红军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中央红军由长征出发时的8.6万人,减少到3万余人。然而,红军以数万将士的巨大牺牲,撕开了数十万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 湘江之战,更让我们看到了理想和信念的伟力——即使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也不能阻挡红军将士一往无前的脚步。江水奔流,那血色早已凝结成永不磨灭的番号,昭示着我们:无论是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时期,都需要传承和发扬一往无前、敢于拼搏的长征精神,去镌刻突出重围的辉煌篇章!

人们在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里参观。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朱弥陀子、罗祥古老、王小曾女、刘小子女、修马金子、刘马福寿、赖满妹老、马玉哩子、黄水金生……这是一份镌刻在广西灌阳县一座红军纪念园石墙上的名字。 85年前,就是这些名字“奇怪”的红军勇士,用生命构筑起血肉屏障,用鲜血保卫红军主力长征。 仲夏午后,骄阳似火。在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里,一座红军墓冢正在修缮,墓冢形如带五角星的红军帽。黑色石墙上,烈士姓名映入眼帘,一共3000多人。 “多数是在湘江战役牺牲的红军烈士,这些名字是多年来不断努力找到的。”灌阳县史志办主任史秋莹说。 1934年底的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出发以来最壮烈的一仗,也是关系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一仗。新圩阻击战是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的首战。据权威史料记载,从11月28日开始,红三军团第五师第十四、十五团和军委炮兵营在新圩阻击桂军的进攻。第五师参谋长、红十四团团长以及副团长、参谋长、政治处主任都英勇牺牲。史料披露,新圩阻击战,红军损失3500多人。 灌阳县党史专家文东柏说,当地群众不希望这些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因此多年来各方面不断努力,尽可能找到所有牺牲在此的红军英烈名字。 以前灌阳县只掌握1800多名烈士名单,县党史和民政部门分别前往福建、江西和湖南等地10多个县查找,经过当地党史部门确认,名单增至2250多人,他们大都是湘江战役的烈士,绝大多数人牺牲在灌阳。 在灌阳战斗的红军部队中,红三十四师牺牲很大。文东柏说,因为三十四师战士很多是闽籍,工作人员专门前往福建核实,一个字一个字抄写,找回了1000多名烈士名字。 当地专家向寻访记者讲述那些看上去“奇怪”名字的故事。文东柏说,在福建和江西等地,参加红军的都是穷苦百姓,其父辈没什么文化,起的名字很朴素。史秋莹说,这些红军的名字,有的是父姓加母姓,再加一个可以表明孩子特征的名,如“黎马子妹”“林李妹子”“朱陈生保”;有的可能就是按照孩子的排行,如“马二二”“戴七子”“胡九子”;还有的可能与他的个人特征或生活经历有关,如“刘矮子”“刘马养”“谢乡下人”…… 用手掌轻轻摩挲红军墓冢,记者不禁想到,每个名字背后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都有自己的父母亲人;千里之外的家门村口,年复一年,都有一双双盼归的眼睛…… 史秋莹说,当地有关部门现在还接到外地来的电话,希望帮助寻找牺牲的红军亲人。但是,湘江战役后,一些部队几乎打光,红军资料文献当时遗失很多,寻找难度很大。 “寻找红军烈士英名的工作再难,我们也会继续找下去。”文东柏说。 新华社南宁7月3日电 人们进入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陈列馆参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空军连续第4年组织自主择业干部就业创业招聘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