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战到最后时刻,日媒称中国官员到冲绳体检

  日本《产经新闻》5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对日“人民战争”进入最后阶段 纵观历史,国家间的实力水平发生重大变化,即“强者变弱、弱者变强”时,后来居上的弱者具有向走向衰弱的强者发起全面“进攻”的机会主义倾向。从目前的日中关系来看,双方实力正发生逆转:2004年中国军费超过日本的防卫费;2010年,中国的GDP也超过了日本。

图片 1 资料图:冲绳县此前是琉球王国,图为琉球国王的王宫

图片 2 图为所谓“神风特攻队”队员照片

图片 3 向在北约轰炸中牺牲的中国烈士默哀致敬

  如果将这种“实力逆转”诠释成中国的军事战略,那么体现了如下意思。虽然中国不断呈资本主义形式发展,但毛泽东思想仍具有谁也无法反对的绝对权威,是共产主义体制的绝对支柱。毛泽东思想就是人民战争理论,其代表是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期间所写的《论持久战》,也是“弱小中国”战胜“强大日本”的战略构想。《论持久战》将抗日战争分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3个阶段。中国正是通过这种在长期抗战中增强实力,并促使国际形势变化和让敌人内部土崩瓦解的方式,达到战略相持的目的,并最后转为战略反攻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原标题:日媒乱猜中国官员到冲绳体检 称为强夺冲绳打基础

图片 4 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在新闻发布会上

图片 5 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从左至右)

  20世纪,解放军基本上是打倒国内反动势力的革命军,缺乏越洋作战的能力,无法与日美同盟抗衡。为防止处于不利局面,中国采取的是维持现状的“搁置”战略。另外,上世纪解放军与日美同盟之间存在巨大差距,日中间实力没有发生逆转。

  日本“BusinessJournal”14日援引匿名警视厅公安部人员的话报道称,中国共产党秘密接触冲绳德洲会,正商议把一些骨干干部送到德洲会系统的医院接受短期入院体检。日公安当局对此高度警惕,猜测中国“是不是真的要对冲绳动手”。

  新华网北京5月14日电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为一举挽回冲绳战争劣势而展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自杀式攻击的作战基地。上千名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誓与敌人同归于尽。

  新华网贝尔格莱德5月7日电(记者王慧娟)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7日在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旧址纪念牌前举行悼念活动,缅怀1999年北约轰炸中牺牲的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妻子朱颖3位烈士。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急速提高,中国人意识中那种对日恐惧和自卑感消失了。▲(作者村井友秀,丰豆译)

  该报道说,这项“行动”的背后关键人物是自民党亲华派人物二阶俊博。二阶3月受中方委托,派众议院议员大塚高司与德洲医院接洽。据报道,德洲会在全日本共有66家医院。为何中国冒着被日方掌握高干身体情况的风险选择冲绳的医院?一名匿名的日本公安人员称,对中国来说,为强夺冲绳打下基础比任何事都更重要,好处远比风险大得多。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约1.4万份敢死队员的遗物,并且连续两年要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引起世界各国强烈反应。

  中国驻塞使馆工作人员、中国驻塞新闻工作者、中资公司、华侨华人代表,以及塞政府和贝尔格莱德市政府代表、塞尔维亚记协、塞媒体代表等参加了悼念活动。

  “这些荒谬言论制造者不是愚蠢无知而是别有用心。”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高海宽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主张让日方归还钓鱼岛,但没有丝毫要强夺冲绳的意思。在当前中日关系稍有缓解的时候,日本右翼势力不甘寂寞,出来破坏捣乱,实际上是在破坏日本自身的利益和国家声誉。高海宽说,二阶俊博长期为促进中日关系的改善做了很多努力,之前带领大批日本青年人访问中国,对发展两国青年关系十分有益,是增进两国了解的善举,是友好的表示,根本不存在该报道中所说的行为。这种诋毁造谣的行为非常恶劣。

  为了证明自己只是“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和纪念馆工作人员13日下午在东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

  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卢山参赞,塞尔维亚劳动、就业、退伍军人和社会问题部国务秘书内戈万·斯坦科维奇,贝尔格莱德市行政官戈兰·韦希奇,塞尔维亚记协主席莉娅娜·斯马伊洛维奇分别在纪念碑前敬献花圈。

 

  新闻发布会一开始,日方人员就竭力洗白自己:“70年过去,留存关于那段惨痛记忆的人越来越少。为了与世界分享记录这段特别历史的文献资料,让它能永远提醒世界各国、子孙后代人们战争的惨痛,维护世界和平,我们决定为其申请登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项目,绝对不是为了美化、合理化神风特攻队历史。”

  1999年5月7日深夜,参与北约轰炸南斯拉夫联盟行动的美军用导弹袭击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3人牺牲、多人重伤,使馆馆舍遭到严重毁坏。

  在接下来的申明中,南九州市长和“知览会馆”的上野胜郎又多次重申以上内容,表明自己与最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明治工业革命遗址”不同,并且要求参会的国际媒体多加宣传,以打消其他战争受害国的疑虑和担忧。现场记者告诉新华国际客户端,不得不承认,他们态度谦逊,言辞恳切,甚至可以说巧舌如簧,颇有些迷惑性。然而,一到提问环节,面对多名外国和本国记者的犀利提问,他们却频频陷入沉默。

  2009年5月7日,贝尔格莱德市政府在中国使馆旧址前竖立纪念牌,缅怀在北约轰炸中牺牲的3位中国烈士,感谢中国在塞尔维亚最困难时期给予的宝贵支持。

  Q1: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首先提问。他说,自己曾参观过“知览会馆”,但是印象与主办方今天所宣传的并不相同。“我记得纪念馆的文字说明里,没有一处提及战争的恐怖。参观完后,我确实感觉到这是个悲剧,但是(特攻队员的牺牲)却给人留下高尚、甚至崇高死亡的印象。”

  2010年11月,塞尔维亚方面着手对中国使馆旧址进行拆除和清理,恢复为一片平整的草坪。塞方承诺将永久保留这里的纪念牌以供瞻仰凭吊,旧址地皮未来使用不会违背中方利益。

  他要求主办方解释两种印象的偏差,后者的解释却十分牵强。主办方说,作为一个和平纪念馆,“知览会馆”的主要目的是要向人们传递和平的可贵,所以在展出说明中,着重表现了这一点。“从阅读飞行员们的遗书,我们就能感受到战争的恐怖。如果大家对此有疑惑,我们以后会改善。”

  南联盟于2003年2月改名为塞尔维亚和黑山。2006年6月,黑山共和国宣布独立,塞尔维亚共和国宣布继承塞黑的国际法主体地位。

  Q2:一名德国记者问道,战争当然应该避免,但是谁应当为战争负责也不应该被忽略,这在“知览会馆”里却没有体现出来。“我认为,为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应该搞清战争的起因,谁应当为战争负责,并且真诚地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战争。”

  对此,主办方甚为生硬地回答:“我们并不处于应当回答你关于战争责任的问题的位置。”

  Q3:一名苏格兰记者问,位于日本大阪的国际和平中心迫于大阪市长桥下彻的政治压力,撤下了记录日本侵略历史的展品,改写了展示说明。面对未来数年日本右倾化趋势和政府的压力,即便“知览会馆”不想美化战争,怎样保证不变成政府的工具?

  主办方这次倒是很有“底气”,声称:“这是我们的和平会馆,这是我们的原则,即使我们面对来自中央政府的压力,也一定会坚持初衷。”

  Q4:美联社记者问:“你们在座的每个人都了解其危险,就是‘知览会馆会’被一些人利用,成为美化战争的工具,为什么要冒着这样的质疑和风险,坚持为其申请世界记忆遗产。现在宣传的方式这么多,社交网络也很发达,完全可以利用Youtube, twitter这些平台宣传。”

  主办方振振有词地说,他们能够控制事情的走向。之所以坚持申请,是因为世界记忆遗产是一项“官方、公正的”认可,一旦申请成功,可以获得更多认可,也可以让更多人了解“知览会馆”。况且记忆遗产的种类有很多种,有好的、快乐的,也有悲惨的、苦痛的,这些都需要被保留下来。

  Q5:一名日本自由撰稿人说,目前“伊斯兰国”也在进行自杀性袭击活动,许多年轻人被“充满热血”的宣传语洗脑而投身其中。“知览会馆”每年接待很多进行修学旅行的学生,怎么能保证这些年轻人不被那些飞行员们留下的充满煽动性的话语带动?这样的展览真的能起到和平效果吗?

  主办方说:“你真的应当到我们的纪念馆去看一下。我相信,没来参观过的人,可能无法真正理解我们想要传达什么。但一旦来过,通过阅读这些信件,掌握到一手资料,就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Q6:一名日本记者问,怎样看待中国以同样的理由,为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的相关史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主办方说,如果这些资料真实性得以确认,申请当然没有问题。

  现场记者告诉新华国际客户端,参观过“知览会馆”的很多人,都会得到与几名西方记者相似的印象:它虽以和平为旗号,干的却是为军国主义招魂之事,居心可疑。在这个“和平会馆”里,特攻队员被塑造成悲情英雄,他们的“事迹”,非但不能启发民众反思战争,反而会引发对敢死队员的同情甚至崇拜。

  究其根本,就在于日本巧妙地混淆视听,强化自己战争受害者的形象,淡化甚至逃避自己发动战争的责任。南九州市长和纪念馆工作人员口口声声说自己申遗的目的不是为美化战争,那么为什么去过的人,大多数却正有这样的感受呢?

  众所周知,“神风特攻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化身,是日本侵略战争中难以回避的一页,当然应该被真实记录下来。只是,缺了承认侵略历史、真诚反省责任这个前提,它只会沦为日本右翼给民众洗脑的工具。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持久战到最后时刻,日媒称中国官员到冲绳体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