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出口中国,完成高难度试验

图片 1 资料图:坚守坑道的志愿军部队夜晚派出小分队袭击敌人

图片 2 MS-21客机驾驶舱效果图

  路透报道,美国和日本了解相关讨论内容的消息人士称,日本正在考虑加入美国在南海上空的巡逻行动。

  克难更弥坚,风雨见彩虹。中航工业动力所某型机研制团队以自强不息的气势,创新超越的精神,创新研制思路,走国人自行研发路。近两年来,某型发动机研制团队以一种理念、一种方式、更是一种态度,披荆斩棘,屡创佳绩,打造中国战鹰强劲心脏,为了托举这个动力梦想,他们倾尽心血执着追求。不畏创新风险突出、研制任务异常繁重,在自主研制航空发动机的道路上迎难而上,奋勇向前。

图片 3 资料图:“新华社报道方形山争夺战”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4月16日报道,俄伊尔库特公司代表团团长维克托∙利恰耶夫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拉丁美洲航空航天与防务展(又称巴西防务展)上对俄新社表示,首架MS-21客机原型机或于2015年年内开始组装。

  美国和日本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美期间发布了新版《美日防务合作指针》。

  创新铸就利剑,打破研制阻碍。为了进一步满足作战使用需求,以适应未来面临的作战环境和部队转型建设,某型发动机开始了全新的研制历程。某型发动机控制系统复杂、安全性要求很高,多项技术难题亟需突破,设计参数也都需要重新调试,研制难度大,风险高,资源冲突严重。该型发动机研制团队一步一个脚印,以开拓进取的精神,先后完成控制系统、新材料、新工艺等关键技术攻关,解决了制约型号研制的难题,突破了数十项关键技术,在国内首次完成整机吞鸟等一系列高难度、复杂试验,对后续型号研制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图片 4 资料图:战役前60军指战员反复进行沙盘推演

  利恰耶夫说:"2015年应该就会组装第一架MS-21,但这是合作,涉及的不只有我们,因此延至2016年也是可能的。"

  要求匿名的日本方面消息人士称,虽然尚未制定具体计划,但日本可能加入美国在南海的巡逻行动,或者是从东海边缘的冲绳岛轮换进行巡逻。

  总师系统统筹策划安排,把控发动机研制进程。在某型发动机研制的过程中,总师刘永泉以聪明才智和丰富经验,统筹规划、深入分析并抓住工作重点,驾驭型号研制全局。在攻关过程中高度关注研制进展,经常深入科研一线,组织实施攻关计划。总师系统在发动机研制遇到困难、科研人员力量不足的情况下,果断决定,全力保障研制节点,通过统筹安排、合理调度,使各方面资源发挥了最大效用。副总师蔚夺魁多次在试飞现场临危不乱,本着不回避、及时解决问题的原则,带领设计人员分析故障原因,制定排故计划,落实排故措施,使型号研制突破阻碍,顺利进行。在排故攻关之时,排故领导小组带领研制团队运用科学的工作方法,秉持严谨的工作态度,克服一切困难,制定了排故措施,开展了大量计算分析,完成3次压气机部件试验、上百次整机地面试车、高空台试验及飞行验证等工作,终于达到故障归零条件。该项排故工作开展迅速、方法科学系统,得到上级领导高度赞扬,积累了宝贵的工作经验。

图片 5 资料图:60军军长张祖谅

  利恰耶夫强调,2016年应对客机进行认证,2017年开始量产。他说:"我们计划在2020年前达到年产40架的规划产能。"

  到目前为止,相关讨论只是在日本自卫队内部进行,任何开始巡逻的行动都需要得到日本政府批准。

  试验保障发动机研制取得实效。某型发动机试验、试飞任务艰巨、难度大、风险突出。面对严峻形势,研制团队毫不气馁、顶住压力、顽强拼搏。团队成员主动进驻外场,为了工作连续几个月没有回家,用坚守和奉献保证了试验的顺利进行。试飞保障团队在4000米的高原克服了缺氧、头痛欲裂、食欲减退、无法入眠、强烈的紫外线照射等不利因素,奋战30天,成功完成了各项高原试验任务。初始寿命试车时间长、难度大、条件艰苦,总共持续了三个多月,正值东北很冷的冬季,为了保证试车进度夜以继日。每个跟试人员兢兢业业,以保证试车圆满完成。既做航空人就得多辛苦,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发动机试验进展顺利、试飞取得成功。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黄继光、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以及所谓人体生理极限的讨论都非常热火。就以邱少云的事迹来说,几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烈火焚身上,关于志愿军为什么要采取潜伏,又是如何潜伏的,却很少有人谈起。笔者就来聊聊志愿军的敌前潜伏战术。

  利恰耶夫说,向俄罗斯市场供应的MS-21客机将使用PD-14发动机,出口客机则将使用PW-1400发动机。

  日本如在南海上空巡逻,可能会惹怒中国。

  某型发动机研制团队用智慧和坚韧创造了不俗的成绩,使某型发动机捷报频传。动力梦想在远方,心永远在路上,动力奋斗者像所有为祖国的发动机事业拼搏的人一样,某型发动机研制团队仍以敬业诚信、求真务实的精神,在自主研制航空发动机的道路上一步步朝既定目标大步迈进。(来源:中国航空报 金辰)

  为什么要敌前潜伏

  另据俄媒之前报道,俄罗斯工业贸易部副部长尤里·斯柳萨里在第十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对记者表示,俄罗斯看好MS-21客机的对华出口前景。

  但日本防卫官员担心,如果日本什么都不做,会令中国最终掌控住南海。每年有高达5万亿美元的海上贸易需取道南海。

  几十人、几百人甚至上千人悄无声息地在敌人眼皮底下整整潜伏一个白天,只要有一个人暴露,那么这潜伏的几十几百人就很可能在转眼间被敌人的炮火所消灭,这个道理实在太简单了,为什么志愿军还要采取这种极具风险的战术呢?

  斯柳萨里表示,“我们希望,认证测试通过后,MS-21客机能够在中国找到买家。”他说,“从经济和人体工程学角度,该机型会引起潜在买家,包括中方公司在内的航空公司的极大兴趣。”

  “我们不得不向中国展示他们并不拥有这片海域,”上述日本消息人士称。

  在抗美援朝第一阶段的运动战期间,在志愿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攻三个山头,不守一个钟头。”这反映出志愿军部队都宁愿进攻,而不愿意防守。因为防御时要承受美军飞机大炮的猛烈轰击,在火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确实非常艰难;进攻时只要冲锋果断,美军炮火往往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冲上阵地和美军短兵相接了。而且进攻作战只要成功,就会有不小缴获,防御作战就算守住阵地,也少有缴获,完全是赔本买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话。

  斯柳萨里总结说:“我们看过了航线,和他们测算过商业模式,我们认为MS-21客机可成为空客和波音的有力竞争对手。因此,非常希望,认证测试通过后,能对华出口飞机。”

  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国消息人士称,如果日本决定开始在南海上空巡逻,这可能会促使日本在进行救灾演练或其它联合演练时向菲律宾提出借用其空军基地的请求,这会扩大日本飞机的行动范围,延长巡逻时间。(完)

  但是到抗美援朝战争进入阵地战阶段后,情况就不同了。以上甘岭战役为代表,志愿军全面采用坑道防御战术,加上炮兵力量的增长,已经可以有效组织防御。而在进攻方面,双方的防线都相对稳定下来,防御阵地的构筑越来越坚固,志愿军要想在美军巨大的火力优势下攻下阵地,也就越来越困难。

 

 

  特别是如果阵地前是开阔地,它基本就是被美军火力全覆盖的死亡地带,几百米的开阔地,一个连冲过去,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班都是常有的事情。比如上甘岭战役中,在通过美军炮火封锁下的一千多米开阔地时,1个一百来人的连队就伤亡了72人!

  另外,美军当时掌握着战场制空权,所以志愿军很少在白天主动进行作战,进攻基本都是在晚上。如果两军阵地之间距离较大,从天黑后开始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再发起攻击,就算比较顺利,拿下阵地也要凌晨时分了,还来不及巩固阵地就已经天亮了,天一亮美军就会在优势火力下反攻,便很难顶得住,得而复失也就在所难免。

  这样一来,进攻战反而变得比防御战更困难。进攻具有大量坚固永备工事的筑垒地域,就成为志愿军在阵地战阶段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如何解决在接敌运动中减少敌军火力杀伤。志愿军这才想出了剑走偏锋的敌前潜伏的险招。因为敌前潜伏虽然风险比较大,但既可以避开美军的火力封锁,又可以节约战斗时间,还是利大于弊。这也是当时战场情况发展的必然选择。

  1953年5月,为了夺取北汉江东岸韩军据守的方形山阵地,志愿军第60军第180师(也就是在第五次战役中损失最大的部队)集中第541、第539团各2个连约400人组成进攻分队,在前一天夜里进入敌阵地侧后树林里潜伏,整整一个白天,虽被敌人冷炮打伤数人,但始终未被敌军发觉。当天晚上战斗开始后志愿军炮兵5分钟炮火突袭,潜伏分队紧接着发起攻击,仅用14分钟就突入阵地并将守军一个营全部消灭,随后又打退了敌人50多次反扑,最终巩固住了方形山阵地。这一战斗是阵地战阶段开始以来,志愿军首次攻占敌军一个营防守的阵地,也是第一次运用潜伏战术的成功战例。

  潜伏可不是那么简单

  潜伏战术说说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可绝不是悄悄地往那一趴这么简单。毕竟潜伏战术风险极大,稍有不慎,那就是满盘皆输。所以志愿军在采用潜伏战术时,前期准备工作也是非常充分的。

  首先,对于潜伏地点的选择。不是每个阵地都适合潜伏,所以要根据进攻目标的阵地大小,守军多少,地形怎样,进行综合考虑,最后才确定潜伏的地点。这是潜伏战术的第一步,必须非常谨慎。

  其次,潜伏分队的挑选和动员。潜伏分队的规模主要根据攻击目标的情况来定,既要保证有一定的兵力优势,又不能太大,潜伏兵力大了,暴露的可能也就自然相应增大。所以潜伏分队规模也是要仔细考量的。至于潜伏分队的人员,必须精挑细选,一定要有高度的思想觉悟,还要有过硬的单兵素质以及实战经验。潜伏人员选好后,都会进行思想动员,使每个人都明确潜伏的意义,特别是把潜伏纪律牢牢地记在心中,树立宁可牺牲个人也要确保大局的思想。正是因为思想动员到位,才使所有的潜伏分队人员都有高度的大局观念和牺牲精神,在众多的潜伏战例中,像邱少云那样受伤之后坚持不动的英雄战士也不是一个两个。

  然后,就要进行针对性训练,重点是要解决在潜伏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比如吃喝拉撒,比如咳嗽打喷嚏,比如蚊叮虫咬,还有怎样保证在潜伏状态下的通信联系,以及如何应付敌军可能的侦察或是冷炮。其中敌军的侦察活动是最有威胁的,所以潜伏分队进入潜伏地点后,后方的观察哨就严密监视敌军阵地动静,一旦发现敌军人员可能进入潜伏地点,就立即以冷枪冷炮射击迫使敌军人员退回工事,保证潜伏分队安全。至于敌军的冷炮,就只能靠潜伏分队自己了,即使出现了伤亡,也都必须遵守铁一样的潜伏纪律,不能有丝毫暴露。

  战斗开始前,通常会选择与潜伏地点地形接近的地方,来让潜伏分队进行潜伏演练,还要专门组织观察哨进行观察,如果发现潜伏分队,就要根据暴露的原因进行改进。通过这样最接近于实战的潜伏演练,让潜伏部队真正明确潜伏的要求和技能,掌握潜伏战术。

  实战中,通常是在进攻前一天夜里进入潜伏地点,要整整潜伏一个白天,通常都会在12小时以上,直到第二天黄昏,天色黑下来之后发起攻击。如果有可能,还会在潜伏地点预先挖掘屯兵洞和坑道,以便于部队潜伏。如果阵地前有雷区,还必须先派出工兵提前悄悄地清除地雷。

  只有经过这样充分的前期准备,才会真正开始运用潜伏战术。从1953年6月开始,志愿军的潜伏战术运用越来越娴熟,潜伏分队的规模也从最初的排连规模逐渐发展到营团规模,甚至出现了三千五百人的大潜伏。

  最成功的三千人大潜伏

  那是1953年秋季,60军计划挟夏季反击战役的胜利之势,继续发动秋季反击。这回60军选中的目标是883.7高地、949.2高地和十字架山一线,这块宽20千米,纵深9千米居高临下的山地,可以俯瞰志愿军纵深十几千米范围的阵地,对志愿军威胁极大。所以60军决心拔掉这个“楔子”,只是防守这块阵地的韩军有一个团,志愿军投入进攻的兵力至少要3000人,才能确保在拿下阵地后还能顶住敌军的反击巩固住阵地。

  在作战会议上,志愿军20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提出敌我主阵地相距3000米,中间深谷相隔,可以让部队提前隐蔽在敌阵地前沿,第二天天黑后发起冲击,当晚完成攻击战斗,争取四五个小时抢修工事,补充弹药,天亮后就可有效反击敌人反扑。但是潜伏部队至少要3000人,这可不是几十人或几百人的小部队,这个风险实在太大了。所以郑维山话语一落,全场一片寂静。只有60军军长张祖谅也认为敌阵地前沿长满茂密的灌木和野草,具备隐蔽潜伏的有利地形条件;敌所在高地附近有溪流,流水声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掩盖潜伏的声响;运用炮兵火力对敌实施火力干扰,做好佯动和伪装;同时严明潜伏纪律;最重要的是三千人兵力在敌前潜伏,是从来没有过的,完全可以出敌不意!

  根据这个大胆的计划,60军进行了充分的战前准备。

  6月9日19时30分,潜伏部队包括535团团部、542团团部、15个步兵连和4个机炮连,总共3500人陆续出发,于10日凌晨4时前全部进入潜伏地点。5时过后,天就逐渐亮了。天亮后,敌军不时打上几发冷跑,到7时许,已有8名战士被冷炮打伤,好在他们位置比较靠后,按照预定计划,前沿部队派出小分队假装是侦察活动,将伤员运回。

  但到了下午14时许,敌军的冷炮打中了535团5连战士张保才,他的位置在前方,距离敌军阵地很近,所以根本不能包扎,稍有动作就会被发现。他以高度的牺牲精神和纪律性,坚持一动不动,直到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18时许,敌军冷炮又落到了542团部队的潜伏地点,8连战士苟子清腹部受伤,肠子都流出来了,但他将肠子塞回肚子里,再用毛巾紧紧扎住,仍然坚持继续潜伏。

  6月9日出征誓师大会上,181师542团团长武占魁把签有突击队员的红旗授予8连连长蔡麦田

  19时30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佯攻部队540团2连、539团2连、4连开始向949.2高地发起攻击,吸引敌军注意。20时20分,志愿军炮兵316门火炮猛烈开火,经过20分钟的炮击后,潜伏部队不打信号弹不吹冲锋号,突然紧跟着炮兵延伸射击的弹幕发起了冲锋,守军根本没想到志愿军这么快就冲了上来,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仅仅15分钟,潜伏部队就突破了敌军防线,50分钟后就将守军韩军第5师27团基本消灭,占领了以三个高地为核心的防御阵地。之后60军又击退了韩军数十次反击,巩固住了新夺占的阵地。此战60军扩展阵地45平方千米,歼敌14800余名。这一战绩在志愿军阵地战阶段,可谓是独一无二的辉煌胜利了。

  攻上883.7高地后,志愿军搜歼残敌

  三千人的敌前大潜伏,绝对是战争史上的奇迹,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志愿军之所以采用潜伏战术,也是在没有制空权,没有炮火优势的情况下的无奈和苦涩的选择。在没有技术装备优势的情况下,几乎是完全是靠着志愿军战士的忠诚、勇敢和牺牲,来换取胜利。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欲出口中国,完成高难度试验

相关阅读